站内搜索
关键词
范围
与 湘 大 别 书
作者:■ 2019级民间文学专业 严曼华

韶峰苍苍,湘水茫茫。有室结于野,其名湘大。戊戌之秋,斯室既成。毛公亲题,始开风气。于时创业维艰,筚路蓝缕,幸得同侪相济,自力勤耕,以成今日大观。追先辈之时,刈野草而立椽木,山林初启;开荒野而纳西宾,星宿列张。六十四载,栉雨沐风,传薪火于后继,启新声于旧章。

而若论斯情斯景,亦有殊趣。嘤鸣起自郊野,质朴出于天然。山林围立,村舍毗邻。每见霞散西山,襟晚照而巢倦鸟;星横北斗,飞朗月而摇清风。嘉木庇春阴,宜助南阳高卧;新炊浮野径,始觉怡然东坡。画眉之潭,沐风之亭,书山之径,往往成治学之所。至于天朗气清,风吹花长,闲步其间,往往可见捧书之子,或独,或群,或立,或坐,闲静可爱。是所谓漫天花语,传幽微心法;镇日松风,伴漫汗诗书。

噫!吾本乡野顽童,出自山隅,得迁乔木。旅寓七载,先投精微之术算,忝得惜爱;复研风俗于民间,略有小成。其间所遇,常动于怀。有友名歌,性而豁达,每怀江湖悠游之志,而具悯弱恶恶之心;恩师如漆,温厚纯笃,既甘兢兢于治学,亦善循循于教化。兼有亲者如徒,爱者如马,每相与从。得师友如此,实吾平生之幸!非敢言报寸草之心,诚可感爱倾盖之逢。

然则事有始终,人有散聚。向之所闻,“黯然销魂者,惟别而已矣。”况旅寓七载,韶华皆付此间。故成此篇,非为作 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之凄凄,亦实感 “满天风雨下西楼”之怅怅。诚所谓侧帽疲驴,画游子之形容毕肖;浮萍断絮,写青春之飘零尤深。

噫!吾辈昂藏,虽不免触断鸿零雁之感,亦终不可为司马牛之忧。岂知宾来他乡,盖今世萍水之缘;宾从四海,亦他日晤叙之始。宜是躬身求索,唱大鹏之歌。宽心自适,不废日月之咏。今之所言,感于斯焉,词虽不达,情堪共勉。 (原文注释从略)

湘潭大学 版权所有 
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,图文与本公司无关
京ICP备12019430号-7
本期已有6382次访问,全刊已有33057923次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