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
关键词
范围
北 青 往 事
作者:■ 何云波 教授


    北青,北山青年楼,曾经是湘大最北的一栋楼。
    曾经,湘大的研究生和青年老师都住在这里。
    那天,小年夜,几家聚在一起,祝福新年。我们不同年纪,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硕士导师,都在不同时期住过北青。我说:湘大一家亲,难得的缘分。
    喝酒,不知怎么的,大家就说起北青往事、情事。说某位女老师秀丽温婉,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;某位海归,看上一位女孩,托人求婚,无果,结果好一段时间精神恍惚;某位才子爱而成痴,每天守着窗户,看对面那位心仪的女生……
    一些研究生毕业去了他乡,有的留下来,只不过身份变成了“青椒”,有的后来成了著名的教授,成了韶峰、芙蓉、长江学者,有的平平淡淡才是真;有的被选调去地方任职,成了高官,也有的一生载沉载浮,泯然于众生。
    那晚饭局结束,又聚在一起喝茶。说起现在的湘大,当年“北青”一族的各种新动向,浑不觉时间的流逝。快到午夜,才依依散去。
    原来,北青代表的是我们共同的记忆。想起汪峰的那首歌《北京北京》:
   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
   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
    ……
   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
    我在这里寻找 也在这里失去

    1985年,毕业两年,已经是大学老师的我,回到母校,重新成了一名学子。
    八十年代的中国,拨乱反正,解放思想,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新长征,新启蒙,四个现代化……梁小斌写《中国,我的钥匙丟了》,北岛说“世界,我不相信”,崔健在唱《一无所有》《一块红布》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《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》……
    那时的北青,真的好热闹。大家拼命地读书,读孔子、庄子、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,读鲁迅、尼采、萨特、弗洛伊德,讨论中国向何处去,为此常常争得面红耳赤。而陶醉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,我们也一个个成了“掌门人”,门下“弟子”无数。
    还有,一帮人在一起就是贪玩。楼下的篮球场、排球场永远人满为患。或者,一块空地,放上几块砖头,就成了足球场。牌桌上,青年老师和研究生,或者各系之间的对抗,如火如荼。看球赛,看得声嘶力竭,血脉贲张。
    冬天,凄厉的北风吹过,这里便成了“呼啸山庄”。于是,每一个宿舍的窗户上,便会伸出一个烟囱,就着火炉,大家静静地读书,或者在一起神聊,海阔天空。那烧藕煤的炉子,竟也成了冬天里最温暖的记忆。
    还有,楼道里如果飘来炒肉的香味,就会有人寻香而至,闻香识女人,有的不知不觉走到了一起,有的天各一方,只留下刻骨的相思、无法抹去的回忆。
    或者,某天,站在窗户边,看到那个一头长发、白裙子飘飘的女孩,提着一篮子食物,沿着那条光秃秃的北青之路,袅袅地来了……

    北青,成了几代湘大人青春的共同记忆。
    后来,研究生们搬了出去,北青成了纯粹的青年教工楼。
    后来,湘大的“青椒”越来越多,又有了“南青”。
    后来,“青椒”们也都“南下”了,北青变成了女生宿舍。
    多年后回去,经常会绕到“北青”,隔着铁栅栏,辨认曾经住过的那间屋子。想着,那窗户里,不知又会有着什么样的青春。她们日后,也会像我们一样,怀念曾经的“北青”吗?
    因为北青,始终萦绕在许多湘大人的记忆中,挥之不去。
    有去基层挂职的老师,回来,不肯去招待所,就在曾经的简陋的小屋里,跟曾经的同伴,度过一个难眠的夜晚。
    有曾经的学友、诗友、球友、舍友,回来,在星星满天的夜晚,坐在曾经的球场的空地上,握着啤酒瓶,长话今昔,然后,泪流满面。
    那天,几个踢足球的研究生球友聚会,一位鬓已星星也的球友说:好想再回去踢上几脚。
    在海南,给一位曾经同住北青的学友打电话,他说好遗憾,几次都不巧,错过了。下次他专程回湘大来找我,我说好。
    还有一次,去一个城市,主政的书记在省城开会,他让我别走,等他赶回来。然后,从中午到下午,话题便是共同的湘大,难忘的北青,激情满怀,情难自禁。曾经的过去,曾经的青春:
    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
    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
    北青北青……

 

湘潭大学 版权所有 
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,图文与本公司无关
京ICP备12019430号-7
本期已有6411次访问,全刊已有33057960次访问